公告 抗战军队 历史战役 中国领海 抗日战争专题研究 抗日图书 南京大屠杀 抗日忠烈祠 留言 论坛 抗日电影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抗日战争网 >> 抗日战争 >> 民族英烈 >> 正文

人民心目中的丰碑——王志
http://www.China1931.cn  日期:2016-10-19 22:16:55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量:789



.

 

人民心目中的丰碑——王志

一九七零年,曾任山西省阳泉市副书记王植彬同志出版的诗集中有一首《痛掉战友 忆王志》。

怀念初抗战,春色悲景寒。

日寇呈狂急,血洒贾(嘉)山边。

亲友浩气壮,刀下瘁黄泉。

归情思故旧,峥嵘岁月难。

(悼念战友王志同志在康家庄惨遭日寇碎刀牺牲而作,写于一九八五年八月十五日。)

王志同志是康家庄村民心中永世的丰碑,是位老幼皆知的英烈,他二十二年的生命光辉照人。

一、童年的“丫头”

王志同志一九二一年出生在曲阳县城北山区——南庄村一个书香门第,其祖父、其父都被当地称为开明先生。

王志出生后眉清目秀,满头乌发,腼腆可爱,形似一位天降的小妮,父母疼爱有加,起乳名“丫头”。

“丫头”一周岁后开始学说话,父亲王连申逐字逐句教他背诵清朝李毓秀所著的《弟子规》。“丫头”上学前就能熟背《弟子规》、《三字经》、《百家姓》,本村父老百姓都夸他是一个天资聪明的小孩。

“丫头”八岁开始在本村上学,其父王连申望儿在学业上永占榜首,为此起名王占永。

二、少年时期的王占永

王占永勤奋好学,不管是在本村小学,还是在临村的完小学校,他都以优异成绩名列前茅。

王占永十五岁以优异成绩考入“正定师范学校”,从此走出了山沟,逐渐开阔眼界。面对乱世的中国,新文化运动的浪潮兴起,王占永和有志青年一样,深受新文化运动的影响,看到中国命运的危机,与其同乡学友李发军同时参加了爱国学生同盟会,积极参加学生的各类的爱国运动。在心中萌发了只有全民总动员,齐心合力才能救中国的这样一个理念,为此,决定弃学回故里,做发动群众工作。

王占永在师范读书未满一年就弃学回村,父亲王连申不理解其意,并在当夜与其儿进行了思想交谈。

“儿子,等学业满了,将来做名教师是父所盼。”王连申多么希望儿子听父的劝悔。

“我不做教师,要改地换天。”王占永回答了父亲。

“天地各十八层,你一不是玉皇,二不是阎王,确是一个吹牛王。”父亲王连申被气的话都说不成,用手指着王占永说:“我家怎么出了一个读书越多越傻的孩子,我看你怎么改地换天。”父子是有生第一次争吵,为此,王连申赌气再不过问王占永之言行。

王占永所在家庭是南庄村比较富足的一户,一部分土地有佃农耕种,一部分土地则有祖父与父亲自家耕种,也不知因王占永弃学父子之间的争吵,还是因种地和料理家庭杂物事情忙的原因,其父王连申几乎不查问王占永的行踪,即使偶尔查问有其母卢氏袒护,王占永仍是一只自由飞翔的小鸟。他周游附近各村,结志同道合的伙伴。王占永在活动的二个月内和伙伴们在周围几个村分别办起了青少年夜校班,王占永自任自己为巡教老师。在此也结识了志同道合的女友卢占絮。

办夜校学文化是青少年的目的,王占永以办校宣传“革命之理”也是他理想的实现。在各夜校中,王占永除教学生学文化外,还每次给学生们讲国内外的形势,经常用李大剑关于“今”文的“青年尊重今日,为此间造此功德”,“青年人不要再沉睡,不觉醒天地会埋葬你”等等语言启发学生。用吴载盛在《救国问题的根本解决》一文中“中国是中国人的国,救中国是中国人的责任”,“中国的病再穷乃在死,国已死人必亡”等等道理,用于号召青少年投身于挽救中国命运之中。

一九三七年春曲阳县城早期共产党员的地下组织者——张国良同志闻知南庄王占永是一位敢于担当的救国救民的热血青年,因而相识,介绍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十七岁的王占永为表达自己救国救民的雄心壮志特改名王志。

三、青年王志广受爱戴和赞扬

一九三七年12月份,日本鬼子进驻曲阳县城,伪县政府为保其平安不抗日,反而与日本鬼子勾结搞所谓的“东亚共荣联盟”。伪政府同日本联合一体在曲阳地域大量扩充,妄想一举歼灭曲阳共产党的势力。曲阳县委为扩充势力发动群众联合各地的党组织共同抗日,王志同志被调到县委任县委与各地的联络员(曲阳县委当时依据“农村包围城市”的精神将曲阳划为六个区)。

一九三九年春,国民党伪政府与驻曲阳大本营的肥田大佐,合为一体对曲阳城内的共产党组织和党员公开进行全面的大屠杀,县委和一区、二区的办公地点被毁灭,被逼迁移到四区所在地康家庄村。

康家庄村位于嘉山脚下,全村不足100户,人口不足500人。该村一九三三年建立以刘老松为支书的党支部,该村是元代定远大将军李进、李雯出生成长的故地。自元代传流而下的武术和侠骨风度在该村代代人继承。为防山中虎狼和土匪山寇侵害村民历经几百年的自卫队越来越强大。一九三九年该村已有党员23名,村自卫队已改成抗日游击队队员54名,村内地道直通村外的山沟,是个能攻能防的堡垒村,日寇一年来对此村多次进行扫荡,都是无功而归,反而伤兵折将,被日寇称为钉子村。此村有“单人斗日兵”、“一只拾粪叉毒打六伪军”等出奇传说。

王志随县委迁到康家庄村后,除担任县联络员并兼职四区青团委工作,县委联络处设在本村村长李焕文家,办公开会则在嘉山白牛寺。王志则同四区其他工作人员刘海波、王振明、肖雷、杨登彦等人居住在该村李海山家。一九四一年,王植彬同志也调到四区委工作。

王志来到四区的第一天就申明当好该村游击队长刘胜奇的新兵,从此和游击队共同出操练武,一同去执行各项战斗任务,为练好自己的杀敌本领,特拜该村支书刘老松为师苦练《大红拳》、《四平锤》等套路。

一九三九年冬在王志一次执行县委指示时意外事故发生后,深感“党群是鱼水之情,人民是再生父母”这一永不磨灭的信念。

一九三九年十二月初四,刚下过一场大雪,王志带着县委的指示连夜去县城各村联系武装力量,准备攻打下河炮楼。当他行至五里岗炮楼时,被日伪放哨兵发现,用机枪向他扫射,子弹打中他的左腿,他在雪地中连滚带爬向西南方北马古庄村奔去,并大喊救命,枪声和呼救声惊动了北马古庄正在值哨的民兵队长牛仁六,牛仁六和四位民兵把他救回北马古庄,问明情况给他作了简易包扎,由牛仁六代他完成任务,并有四名民兵连夜把王志送回康家庄四区所居住地。

王志负伤后,区委和村党支部共同商议,把他安排到康家庄村妇救会主任赵改恩家养伤。

王志自负伤到伤愈共一个半月时间,正赶上是过大年和元宵节期间,为防止受伤的腿恶变为冻疮,赵改恩特别给他缝了棉套筒,在他的厢房中生起了煤火为其取暖;为了不让伤口恶化,每天由赵改恩之丈夫给其用盐水清洗伤口,再上自制的消炎药;为其怕他走路不便,在椅子面上挖口方便其大小便;为了让他早日康复,把家中准备过年的年货捡最好的做给他吃。王志伤愈后向党组织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人民是我再生父母”。

王志同志在四区居住期间,曾发生过多起关于他的传奇故事,其中最为传奇的事情是发生在一九四一年的夏天。

一九四一年的五月一天清晨,王志依他天生英俊化妆为妙龄少女,手挎荆条编制秀丽小篮,里边装有鸡蛋藏有手枪,从县委办公处——白牛寺出发,沿围山崎岖小路奔三区东旺给驻八路军独立大队送情报,当王志走到山东侧时被东旺北约二里处名为“小山”的炮楼敌人发现,有一日本兵和一伪军手持枪向他跑步追来。王志这时想跑脱掉,但势必敌人要开枪,枪声会引起炮楼的敌人全体出动,后果不堪设想;如果敌人到跟前用手枪与他们拼死,同样县委的情报不能按时送到,怎么办?王志心机一动,放慢了脚步,面对近距离的鬼子和伪军,故意摆弄风骚,示意让鬼子随他进山沟进行欢乐,并示意让鬼子命令伪军后退200米处为他们放哨,鬼子按他的示意命伪军退后,王志挽住鬼子的手随他到山沟底,自己装做急不可待的解上衣扣子,并示意鬼子卸掉武装脱裤子,当鬼子把裤子脱到膝盖下时,王志一个飞脚向鬼子的挡部踢去,正中男人的命根处,无喊一声鬼子平身后仰。王志用石头猛砸鬼子的阴部和头部,随后捡起鬼子的王八盒子放在篮子的鸡蛋底下,装作整上衣、理头发的模样走上山沟,笑咪咪的向放哨的伪军招手。当伪军与他不到4米距离时,王志展开双臂以急不可待要与伪军抱住接吻,伪军也向他展开双臂扑来,王志趁伪军得意忘形之时一个“黑虎掏心拳”正中伪军心窝,伪军身子一晃,王志用尽全力随手一个“单耳灌风”打在伪军的左耳根处,当时这一伪军就晕倒在地。他急忙换好伪军上衣,把护身和缴获鬼子的枪分别插在腰两侧,背起伪军的步枪大摇大摆的通过岗楼,向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王志所担负的任务而决定他到处走动,在路上发生过数多奇事怪状,自己多次被百姓当儿女认下,妇女当丈夫领回,也多次冒险开枪吸引敌人,使无辜的百姓免受迫害。

总之,三年多的时间中,王志在四区所创造的奇迹举不胜举。

四、民众心中的丰碑

一九四一年腊月中旬,曲阳城内皇军大本营的头目肥田大佐,召开所有曲阳各地驻扎日军的大小头目,搞一个所谓的年终大总结。开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宣读日军驻华北总长官的责任状以及对曲阳日军肥田大佐下达的特等命令,大意是:曲阳日军肥田大佐,命你部四二年上半年扫除进阜平直捣晋察冀辖区司令部的东大门,违者剖腹向天皇谢罪。

第二件事总结了连连失败的原因。

第三件事是决定除草必除根所实施的措施。

曲阳县委以康家庄为基地,指挥全县的农民武装抗日力量,配合八路军多次击溃日军,是肥田早已得知的消息,决定四二年对康家庄进行第三次大围剿,实施手段为“三光”。

曲阳县委得到此消息后,迅速将康家庄养伤的八路军人员转移到山中白牛寺内,县区委工作人员与村百姓一样,傍晚不管天寒地冻都进山躲避,连其各家牲畜同样在山中过夜。村中只留下部分游击队员轮流站岗值班。

围剿消息已过两个多月不见鬼子的任何动静,部分体弱的老人和带孩子的中年妇女总觉得危机已过,村有岗哨,家有地道,在家睡觉自觉安全。

一九四二年的三月二日清晨一点多钟,天空乌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没有半点星辰,300多名鬼子和伪军身穿夜行黑衣,手持锋利的匕首,悄悄的从四周将康家庄村围住,在距村200米处就开始弯腰甚至伏地进行爬行,当时村中只有近10名游击队员轮流放哨,发现有敌情时敌人只距哨兵不足10米,来不及向民众报信,只好冲敌人放了几枪用枪声惊动在村中的乡民告之鬼子进村的消息,武装人员已来不及反抗就被捕了。在没有鸡飞狗叫阴森的深夜敌人不足一个钟头就越墙把村中存有的百姓抓捕完毕,同时居住在四区的王志同志也被捕。

肥田及全副武装的100多名鬼子兵一直躲在距康家庄村一里处远的西边树木中,得到抓捕完毕的消息后,才骑上洋马带着兵进村。屡遭康家庄袭击已怕的肥田命令将青壮年用绳绑成一串,同被抓的民众一起拉到距康家庄东三里路处宿家庄村,将王志等十余名另关押在距天主教堂200多米远的驴圈内,由4名手持步枪的日军把持门口,由2名日军在圈内对被押人员进行所谓的初审。其余民众被赶到天主教堂的大院。同时日本的所谓先遣便衣队将宿家庄存有的民众100多人也抓到天主教大院,召开所谓“东亚共荣”和“清赤”训民大会。场面布置的像阎罗殿,面对民众架起2挺机枪,四周布满手持上好刺刀的日军和伪军,随时惨案而起。

天主教堂大院一片漆黑,只有前面日本大佐前面有微弱的烛光,号称中国通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的肥田,面对训台下跪在地上的村民,大肆宣讲皇军本和中国军民是一家人,是秦始皇把他们丢在日本岛,这次回故土主要是帮助民众共建东亚共荣乐园,而且讲了好多共建东亚共荣乐园的好处。半个小时的演讲完毕之后,开始清赤匪,命皇井带日兵到驴圈当场进行清匪审查,皇井在驴圈内对十多名青壮年搜身检查后,发现王志手中没有劳动人民应有的硬茧,认定他是赤匪,要将他第一个带走审讯。被一同关押的李文海口称王志是自己在外地工作的表弟,是来他家串亲的,绝不是赤匪,是良民。皇井说:“既是你表弟,也把你带去一起受审”。王志和李文海被押到天主教堂院内,将其两人跪向肥田,开始了审问。

“你叫什么名字?”肥田吼叫。

“王志”。王志从容的答道。

“你是哪里人?”肥田再次吼叫。

“中国人”,王志自豪的回答。

“你是不是赤匪?”面对肥田的多次追问,王志闭口不哼。

“好狡猾的年青人,不动重刑,看来你是不讲实话,”然后有四个日军将王志按在地面,将竹签订入十指中。

肥田进一步追问李文海“他是不是赤匪?”李文海回答:“是良民,不是赤匪,我愿以自身担保”,李文海为王志多次求饶,肥田大怒,把李文海绑在用树桩组成的十字架上,打掉了两颗门牙,用烂布堵上他的嘴。王志看到面对机枪跪在院内的百姓,随时都会躺倒血泊中的情景;看到为掩护自己而受刑的李文海,想到被关押在驴圈的十多名青壮年的安危,心中暗想,如果自己闭口不言,后果不堪设想。这时,肥田恶狠狠的问道:“王志你再不吭声,我用机枪在院内扫射,让你看看血从人体中流出来的美景”。王志心中暗自决定,说出实情是死,不说也是死,倒不如说出来给鬼子一个了断。

“鬼子你不是让我说吗?不要把枪口对准下跪的百姓,我把实话告诉你们,我是共产党,是抗日分子。”王志抬起头来斩钉截铁的说道。

“除你之外还有谁是赤匪?”肥田逼问。

“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我知道他们的长相”,王志回答。

“那好,带他到驴圈确认”。肥田说。

陪审的李文海瞪了王志一眼,然后闭眼心中暗骂道:“王志这个叛徒”。

两名日军架着王志押到驴圈内,十来名青壮年心中一阵惊讶,会心一笑,王志踏进驴圈后挪动了两步,猛地扑倒在地,倒在遍体磷伤的赵占和身上,左手抱住赵占和的头,微声说道:“坚强”,右手向东南方向一挥,鲜血滴了一道红迹。腰间系一条红腰带,鬼子认为是赤匪的赵占和与趴在脊背上的王志,四只手紧紧抱在一起,说出了“共同坚强”四个字。

日军架起王志,让他环视每位被押的青壮年,看完一圈后,问王志“哪位是赤匪?”“我去告诉你们长官”,王志说罢,微笑着向在押的青壮年挥手告别。

王志被押走后,众人看到王志挥的血迹正对驴圈起粪的窗口,顿时大家明白是让我们从这里逃生,怎么逃,窗口离地面高,口径小,只有赵占和体格瘦小,但他浑身是伤,万一从窗口爬出去,头先着地,就完蛋了。赵占和对众人说,我在这里也是死,我不怕死,于是赵青泉蹲在地上,让赵占和踏在肩膀上,其他人扶着赵占和爬出窗口。

王志回到满院跪地的二百多名民众的天主教堂院内,被架到肥田面前,肥田追问,“认出哪个是赤匪吗?”王志点点头,表示认出。肥田又让王志转身,指认哪个是赤匪的家属,表示一律清查。王志面对跪在地上的民众,猛的下跪,连磕三头,只磕的头部鲜血只流,然后站起身来,对准在座的肥田一头撞去,肥田急红了眼,叫人把王志捆绑在另一个木桩做的十字架上,鬼子先用枪托砸他的双脚,把脚趾全部砸烂,问道:“谁是赤匪?”“不知道。”王志说道。肥田追问:“你知道什么?”王志回答:“我知道日本鬼子是中国人的死敌”。肥田道:“我看你骨头有多硬,把他的膝盖砸烂。”鬼子用青年杠子队的木杠向王志的两腿膝盖一连砸了数十下,王志认同挨打,把舌尖咬破,疼的晕了过去。苏醒过来后,肥田继续追问:“王志你应该明白,不说出真情,我叫你筋骨断,说了能留你一条活命。”“中国人民,日本兵、共产党、小鬼子”。王志元气大伤,有气无力的回答鬼子的问话。肥田说道:“看是你的嘴硬,还是刑罚无情,继续用皮带抽打他的肝部的软肋,用杠子打他的背部,我就不信你不开口。”王志在重刑之下,难以忍受,把自己的舌头咬断,满嘴鲜血直流,第二次晕死过去。等王志再次苏醒过来后,微声说道:“人民是我的父母”这样反复的一句话。肥田无奈,想出怪招,如果是他大脑组织破坏,丧失意志,说不定会供出他的同伙这样一个邪念,命手下将王志头部固定在十字架竖立的木桩上,用4寸长的穿钉钉在王志的头顶,但他们放开王志再问话时,肥田的美梦已化为泡影,王志已流了口水,离开了人世。王志面对鬼子的残暴刑罚,豪不畏惧,实现了他入党时的一句誓言:共产党人对待死亡,只能丧命,决不丧志。

王志受刑期间,跪在院中的民众有天主教信徒,他们默默的祷念道:“求天主挽救人民,好人一定能升天”;佛教信徒默默的祷念道:“佛祖开恩,善恶总有报”;大部分信神的民众心中祝告:“鬼子造孽,必遭天打五雷轰”。总之,民众气愤满胸,即使想反抗,只要身子稍微一动,就被监视的鬼子用枪托向后背砸去,使你平躺在地。陪绑的李文海嘴被堵着,眼泪直往下流,暗暗赞叹英雄王志的钢铁意志。

豺狼本性的肥田采用中国古老的凌迟刑罚恐吓民众,以示他们“清赤”之狠心。日军用在驴圈棚内搜出的铡刀,将王志碎尸。

日军到驴圈内去提第二个赤匪嫌疑人赵占和时,人已不见,鬼子怀疑是赵青泉将人放走,日军将赵青泉进行毒打后,准备将赵青泉带到肥田面前替赵占和接受审讯。这时,街上一阵骚乱,鬼子的集和口号吹响了,原来是村外放哨的日本兵发现了四周都响起了枪声,四周冲锋号连成一片,确认为是八路军向他们围攻而来,肥田听到汇报和枪声,一声撤,鬼子和伪军就仓惶而逃。

原来是赵占和逃出驴圈后拖着伤情跑到了白牛寺,汇报了日军在宿家庄天主教堂所谓的“清赤”实况,县委决定在白牛寺养伤的八路军和医务人员加上县区委工作人员和寺院的僧人,以及康家庄游击队员,共合八十多人,分为四组,从宿家庄村的四面各一组,同时吹冲锋号,冲天放枪,呐喊杀声,吓跑了鬼子。

此时天已将近黎明,下起了蒙蒙细雨,天主教院内人们将王志的碎尸拼凑在一起,用土布包好,用门扇做担架,将其送到四区的驻地。从宿家庄到康家庄三里多路,哭颂英灵的老幼三百多人,也不知道多少人哭晕倒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咬破中指,对天发誓以表杀日的决心。

当天上午,在康家庄村将王志遗体装入棺材,由县武委会主任带领游击队十余人,由康家庄刘群子赶马车将灵柩送到英烈故乡——南庄村。为避免给英烈家人造成更大的精神和身体的伤害,未让家属观看遗体直接送到坟地就地掩埋。

王志同志走了,没有留下任何豪言壮语,只留给驴圈内用鲜血染成的一道逃生红路,只留给被跪在天主教堂村民的三叩首。

民众看到的是他和驴圈中乡友的微笑,看到他猛扑向日军首领肥田的满腔怒火,看到他被日军全刑用遍,仍然坚韧不屈的刚强意志。王志同志留给人们的一句话就是“人民是我的再生父母”。

王志壮烈牺牲后的第二天早晨,康家庄小学的围墙上就写有教书先生陈光写的一首感慨肺腑之言:

英灵驾鹤奔天庭,

玉帝降旨众神迎,

闻知人间豺狼狂,

赠予神榜于民众。

烈士遇难天流泪,

黄土血染山河悲,

百万神榜驱日寇,

天晴云散民太平。


附  记

 

撰稿根据康家庄村民的意愿,走访了王志的亲叔父王根申(和王志父亲同父异母的兄弟,今年82岁,)和嫡孙王建哲、康家庄村原四区的房东李兵科(83岁)、陪绑李文海之子李兵群(81岁)、时任县武委会主任刘胜其之子刘建民(75岁)和赵青泉之子赵忙尔(74岁)、康家庄村李榜尔(85岁)和宿家庄村等人,有的是听父辈述说,有的是亲身经历,以这些人的口述汇集而成。

勿忘初心,牢记历史,缅怀先烈,珍惜今日,努力为实现中国梦而奋斗是被访者对每个人的期望。

8年抗日造就了成千上万像王志这样的英烈,今天和平富裕的中国,不管各界人士,连同普通百姓,只要把自己的毕生经历无私“奉献”给祖国和人民,同样也是值得歌颂的英雄。

人生在世,坚定做人的资格,留给后人一个英名,沉睡在金钱梦中,贪图享乐度生,至头来只留下熏人的臭气。

(责任编辑:钟学伟  )



  中国抗日战争网欢迎有志于宣传爱国主义教育,弘扬民族主义精神的个人、社会团体加盟,共同为振兴中华民族而努力。
  宣传抗战历史,让国人永远记住战争的痛苦,只有振兴民族科技与经济,才能真正做个超级大国,才能不会受外来势力的侵略。
  勿忘百年国耻 振兴伟大中华!
---钟学伟

 
邮箱地址:
 China1931@163.com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姓 名: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政治、黄色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机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中国抗日战争网 2005-2013
    未经中国抗日战争网信息中心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