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抗战军队 历史战役 中国领海 抗日战争专题研究 抗日图书 南京大屠杀 抗日忠烈祠 留言 论坛 抗日电影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抗日战争网 >> 抗战专题 >> 慰安妇 >> 正文

流尽血泪慰安妇
http://www.China1931.cn  日期:2006-11-11 21:22:51     来源:网上收集        浏览量:20874



.

 

  在抗战的14年中,有这样一群特殊的受害者:在整个东亚地区大约有40万名妇女被日军掠为慰安妇,其中中国战区受灾最重,约有20万名妇女被强迫成为性奴隶,她们以1:29至1:37的比例被配给日军军队,目的是为了避免性病,增强战斗力。

  她们都曾被日军施暴,导致其中大约75%的妇女死于非命,死难人数相当于一次南京大屠杀。日军却把这种兽行当成他们“圣战”的一部分,甚至在避孕套上还加印了军队标徽和“突击一番”字样。

  目前国内仍健在的慰安妇只剩下了39人。而这些老人也都到了风烛残年,她们中年岁最高的已经90岁,最小的也已76岁。李凤云就是受害者中的一位。

  每天至少受20余禽兽折磨

  5月26日上午,当记者来到李凤云老人所在的黑龙江省东宁县道河镇养老院时,她正在屋子里同伙伴们唱着歌。

  1921年,李凤云生于朝鲜弄城,后来移居中国。由于特殊的时代背景,19岁时,李凤云被以480元钱的价格骗到黑龙江阿城做了慰安妇。“9·18”战争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收藏家詹洪阁介绍说,1939年时“伪满”的米价大约是12元/公斤,也就是说,李凤云的身价才值40公斤大米。

  “无论我怎么哭闹,还是被日本老板带进了房间,那房间很小,前面有一个日式拉门……然后,老板拿着一套日本衣服进来了,她说我带来的朝鲜衣服不准穿,必须得穿日本的,以后也不准说朝鲜语,不准用朝鲜历,早上起来就化妆,然后‘接客’。在那里,想要出门几乎不可能,因为有人把守……”李凤云的回忆越来越清楚。

  李凤云刚刚把衣服穿好,一个日本兵拉门就进来了。李凤云把身体蜷缩到墙角,但是最终她还是被强暴了……

  很快,李凤云了解到慰安所里的全部。这里大约有慰安妇20多名,大多是来自朝鲜、中国穷人家的孩子,因为急着用钱以致被骗。她们统一的名字是“慰安妇”。

  这里的“嫖客”全部是日军官兵。他们每天大约分为三拨,早上等慰安妇们化好妆后,大兵们便先进来,他们每人每次2.5元,都是军队特制的票据,上面写着“2.5元”的日文字样,贴在硬纸板上,等进门时便把这个交给老板,然后进入小隔断……

  中午几乎不休息,慰安妇们就要“迎接”尉级军官,他们每个人“嫖资”大约是3.5元到5元。

  再晚一些时候,来的就是佐级军官乃至将级,如果他们要求过夜的话,那么需要交纳50元。这样一天下来,李凤云就至少要“接客”20人左右。

  而“报酬”却仅仅是每日一小碗米饭和土豆汤,当她与姐妹们饿得实在受不了时,就跑到菜窖去偷点萝卜,不想被日军发现后竟扒光她们的衣服,淫笑着用木棍暴打……而第二天她们还要被老板强迫去涂胭抹粉,继续“接客”。

  记者算了一笔账,假设一名慰安妇每“接待”一名客人,日本鬼子可以得到2.5元,那么她一天就至少可以“创造”50元,一年就是18250元,也就是说仅在太平洋战争爆发的4年间,40万慰安妇创造“价值”的底限是2920000万元。而这笔巨资又分文没动,全部被日本转投进了战争。

  虐死人数相当于南京大屠杀

  就在接受过度剥削的同时,日本人还对慰安妇们施以非人的虐待。如果李凤云“接客”时,客人不满意,那么她要挨打,如果妆化得不好,还要挨打,有原因要挨打,没原因也可能要挨打,挨打时轻的是嘴巴子,重的就是棍棒。

  为了获得最大效益,老板强令她们无规律地服用避孕药物,导致她们大多终生不育。甚至当她们来了月经时,也被命令擦干净,继续去“接客”。

  不堪屈辱的李凤云想要逃出虎口,好不容易她等来了机会,趁汉奸打瞌睡的机会,逃出了大门。可是她越跑越迷糊:“那里到处都是日本人的岗哨,我又不懂中国话、也不认识路,身上还穿着日本人的衣服……就这样,跑出没多远就被逮了回来。”

  李凤云被抓回后,日本让所有慰安妇都出来看着,然后把她绑在柱子上暴打,当时无数的木棒砸在她的头上,直到棒子被打折了他们才肯罢休。此后,李凤云落下了后遗症,她的记忆力越来越差,以致到了晚年连自己的母语都忘了。

  在李凤云的记忆中,一个13岁小女孩的身影让她无法忘记:“那也是一个朝鲜族人,我们不知道她是怎么被骗进来的。你说鬼子们多不是人,她一个13岁的小姑娘懂什么,他们要她脱衣服,她不脱,他们就拿着刺刀逼在她脖子上……后来他们走了,我们才敢进屋,发现她已经不行了……惨啊!”

  据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统计,在整个战争期间,大约有75%的慰安妇死于日军的蹂躏,其人数约30万人,相当于一次南京大屠杀。而这种“制度”推行的原因却仅仅是为了所谓的“增强战斗力”、“维护军纪”、“预防性病”、“防止泄密”、“促进战争胜利”。甚至在避孕套上,日军还加印了军队标徽和“突击一番”字样。

  该中心主任、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苏智良介绍说:“侵华日军官兵对慰安妇有一个极其轻蔑的称谓:‘P’。‘P’是英语‘妓女(Postitute)’的第一个字母。直呼慰安所为‘P屋’。从日军官兵对慰安妇极其恶毒和侮辱性的字眼上,我们倒多少了解到慰安妇与日军的关系,认识了慰安妇的实质。”

  “与德国战时直接招女性为军妓从事2年以上的性服务不同,日本在战时则选择了慰安妇制度,这对于东亚各国女性都造成了严重的肉体和心灵伤害,并且这几乎成为对他人的一种威胁,因为大家都担心何时会被掠走。”辽宁省“9·18”战争研究会副会长辽宁党史学会常务副秘书长张大庸介绍说。

  拒绝一名日本女人的道歉

  李凤云的一生为那段经历所累。她的丈夫在世时动不动就骂她“臭窑子娘们”,而由于日军长期的虐待导致她终身不孕,到了晚年她的头病越来越重,她说那都是当年逃跑未遂被日军殴打留下的后遗症……

  “提起日本鬼子我就是扒了他们的皮也不解恨啊,我不说别的,他们糟蹋中国人、朝鲜人有多少?日本人咱不说了,他们都回国了挺高兴的,可是咱们哪有回头路啊?”

  据养老院的工作人员介绍,在抵达那里的最初岁月里,孤苦的李凤云染上了酗酒的毛病,政府每个月发给她的50元津贴都买了酒喝,喝完了就哭,说这辈子活得屈。可是后来有一天,她突然把酒戒了,并且也再没有人见她掉过一滴泪。

  近年来,慰安妇问题越来越引起国际社会和民间团体的关注。2000年5月,在东宁召开的《侵华日军中苏边境及东宁要塞研讨会》上,李凤云等4位慰安妇应邀出席,用她们的血泪经历控诉了当年日军的暴行。

  同年7月,养老院来了一位李凤云不大愿见的日本女人。她叫仓桥绫子,她的父亲大泽曾是驻守在东宁的日本兵,临终前给她留下遗嘱,自感罪孽深重,要她到东宁来找寻慰安妇一一赔罪。

  可是,李凤云却拒绝她的道歉:“那个日本娘们来找我,说对不起还鞠躬,可是我没答理她,难道当年的血债是一声对不起就可以打发的吗?”

  为了赢回自己的尊严,为了让日本政府说一声“对不起”,李凤云与尚健在的慰安妇们一同迈上了状告日本国之路。

  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介绍说:“经过我们多方的找寻,发现在全国22个省、市、自治区有50多名慰安妇幸存者,目前还有39位健在,她们中年岁最高的已经90岁,最小的也已76岁,都已经到了风烛残年,谁能保证再过几年她们还能完全健在?”

  “我们已经将李凤云等老人的全部记忆都记录下来,并且进行了公证,这样可以确保她们百年之后,我们一样有证据去控告他们!”苏教授说。

  就在不久前,又有一位慰安妇的诉状被东京高等法院驳回,原因是“国家无答责”之类。“就是我们真的不能等到胜诉的那一天,我们还是要把官司打下去,它不仅是为了我个人,也是为了我们每个中国人的尊严!”李凤云铿锵有力地说。

  “我们起诉日本政府不是目的,我们要通过诉讼让世界上更多的人了解到那场战争中所发生的一切惨剧,希望世界永不再战。”苏教授说。

  当记者离开养老院时,李凤云还特地走到大门来送,她唱着新学的歌子,挥着手,背影渐渐消逝苍翠间。本报记者 何骞

  慰安妇制度

  “慰安妇制度”的始作俑者是冈村宁次。1932年,日军侵略上海时发生了严重的强奸事件,这些事件引起各国舆论的严厉谴责,为防止此类事件及性病蔓延而影响日军的战斗力,时任日军上海派遣队副参谋长的冈村宁次决定设立一些为日军官兵提供性服务的场所,后来天皇又正式颁布诏书,将这一“试验”上升为一种“制度”。

  其中中国慰安妇人数最多,地域最广,受难最深。中国至少有20万妇女被逼充当过慰安妇,她们其中大部分被日军凌虐至死。

  上海是慰安妇制度的发源地和最大受害地,日本在上海设立的慰安所现已发现的已达149个。日军在中国的20多个省市设立的慰安所不少于1万个。

(来源:华商网-华商晨报)

(责任编辑:钟学伟  )



  中国抗日战争网欢迎有志于宣传爱国主义教育,弘扬民族主义精神的个人、社会团体加盟,共同为振兴中华民族而努力。
  宣传抗战历史,让国人永远记住战争的痛苦,只有振兴民族科技与经济,才能真正做个超级大国,才能不会受外来势力的侵略。
  勿忘百年国耻 振兴伟大中华!
---钟学伟

 
邮箱地址:
 China1931@163.com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姓 名: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政治、黄色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机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中国抗日战争网 2005-2013
    未经中国抗日战争网信息中心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